快捷搜索:

徐玉玉案通缉犯熊超:18年只回过两次老家(1

2018-05-07 13:46栏目:亚洲城游戏

  8月27日,重庆丰都啄木嘴村2组,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67岁的熊昌德蹲在自家小屋旁。在他身边,是一座土坯房,屋顶的瓦片大多已经脱落,几面墙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坍塌。

  这是20年前熊昌德的父辈花了好些心力才建好的房子,它的主人名叫熊昌华,熊昌德同父异母的二弟。几年后,熊昌华在这间房里迎来了他的第二个孩子,他为这个儿子取名熊超。

  19年后,因为徐玉玉的死,熊超成了村里的“名人”,只是这样的名气让他的大伯熊昌德有些承受不来,这个老实巴交和庄稼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家汉,直到现在还弄不清,他还没满19岁的侄子到底犯了什么事?又是如何骗死了人?

  重庆丰都三合街道办啄木嘴村2组53号,这个存在于熊超户籍中的住址,对熊超本人来说可能都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存在。

  从丰都县城出发,驱车1个小时,沿着蜿蜒的山路一路深入,如果没有当地村民的指引,外人根本找不到这个地址。

  27日下午,当封面新闻(记者几经周折来到熊超的旧居旁时,熊昌德正站在门口,还没等记者开口,他就抢先“点破”,“你是来找熊超的吧?”

  这个干瘦,驼背,一身农家装扮的老者佝偻着将记者引到一旁,指了指一间破败不堪的土坯房,“就是这,他的老房子,早就没人住咯。塌都塌了好几年了。”

  这间残破不堪的老屋内没有家具,遍布垃圾,房子背后摆着一张床,床边生长的杂草几乎将其整个掩盖。熊昌徳说,这是熊超父母当年结婚时,女方送的婚床,曾经和这间屋子一样崭新又洋气,但10多年过去,一切都不复当初。

  “熊超1岁半的时候,他们全家就搬走了,已经十好几年了。”熊昌德说,熊昌华和当时很多农村年轻人一样,放弃务农选择进城打工,“哪里挣钱去哪里,10多年他好像也跑了不少地方。”但弟弟现在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

  在熊昌德的回忆中,弟弟一家在这10多年时间里最多回来了3次,而熊超更是只回来过两次,“第一次回来,来了我们家,还喊了人的,感觉还懂事。”熊昌德说,因为和弟弟一家人走动并不多,所以当时也没多问熊超的情况,不知道他有没有上学,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工作,“更不晓得他在干什么?”之后,两家人再次断了联系。熊超第二次回来,据说是为了办身份证。

  熊昌德再次得知熊超的消息是在昨天。此时,他的侄子因为徐玉玉案已成了公安部A级通缉犯,并在福建落网。

  熊昌徳说,他没法想象熊超为什么会卷进这么大的事,更无法想象怎么就“死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