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油价高企 欧美日央行“各怀心思

2018-05-23 01:59栏目:财经
TAG: 央行

  “如今,即便美元指数一度突破94整数关口,也未必能阻止油价涨势。”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感慨说。

  截至5月22日20时,尽管美元指数徘徊在93.47附近,隔夜盘中一度冲高94整数关口,但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始终徘徊在79.88美元/桶附近,离80美元整数关口仅有一步之遥。事实上,上周以来布伦特原油期货报价多次站上80美元/桶上方。

  “如今多数对冲基金对油价冲上80美元/桶深信不疑。毕竟,美国对伊朗计划重启制裁令伊朗原油出口大降,委内瑞拉原油出口意外大幅滑落,OPEC计划延长减产协议至年底持续推低全球原油库存,都给油价持续上涨带来新的动力。”Sam Laughlin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目前他们更关心各国央行是否加快货币政策收紧步伐以应对油价上涨与通胀骤然回升压力。

  他表示,多数对冲基金认为美联储会积极加快升息步伐,欧洲与日本央行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近期意大利债务风波可能迫使欧洲央行不得不延续宽松货币政策以防范新一轮欧债危机再度爆发;一季度GDP意外负增长则令日本央行很可能采取新的QE政策(量化宽松政策)刺激经济发展。

  “这也令美元与美债收益率持续飙涨,反而触发了不少新兴市场国家遭遇资本流出与经济衰退双重困局。”野村证券外汇策略师Jordan Rochester向记者指出,尽管阿根廷等国家在高油价与资本流出等压力下,不得不采取比美联储更激进的加息步伐,但汇率大幅贬值与金融市场动荡依然重创这些国家的投资信心。

  他坦言,这背后,是不少国际投资机构抓住了高油价与通胀压力回升所引发的欧美日货币政策再度分化机会,借助美元美债大幅反弹,针对新兴市场开启了新一轮投机沽空狙击。

  5月18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5月15日当周,原油期货市场投机性净多头较前一周减少35484手合约,至64.4万手合约,表明市场看涨油价意愿开始降温。

  Sam Laughlin却认为,这并没有改变多数投资机构持续看涨油价的整体格局。

  “之所以出现投机性多头持仓减少,主要原因是上周美元指数一度逼近94整数关口,令一些投机资本担心美元大幅反弹导致以美元计价的油价冲高回落,悄悄逢高削减了原油多头头寸。”他分析说,原油期货市场投机性多头总持仓依然高达64.4万手,足以表明多数投资机构依然坚定地站在原油多头阵营。

  “尽管油价重回80美元/桶令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加,但市场普遍认为这不足以改变当前原油库存下降趋势。何况当前原油定价的主导因素,已经从供需关系转向地缘政治风险。”Sam Laughlin直言,由于美国计划重启对伊朗制裁、叙利亚内战升温、委内瑞拉经济风波导致产油能力下滑等地缘政治风险事件迭起,当前油价获得约12-15美元/桶的风险溢价。

  全球最大的场外石油经纪商PVM Oil Associates分析师Tamas Varga发布最新报告表示,委内瑞拉和伊朗原油供应量若持续下降,布伦特原油期货很可能最早在年底前重回100美元/桶整数关口。持类似观点的,还有美国银行等大型投行。

  “这也激励多数对冲基金维持庞大的原油多头头寸,甚至将那些鉴于美元上涨而沽空原油的机构视为新的狙击对象。”Tamas Varga认为,若油价与美元持续保持上涨,那么这些机构不得不平仓原油空头头寸减少亏损,反而进一步推高油价涨幅。

  油价持续上涨突破80美元/桶整数关口,也给各国央行货币政策松紧出了一道难题——在通胀压力骤然回升的情况下,它们是否敢于比原先预期更快收紧货币政策?

  Jordan Rochester指出,在主要经济体里,当前对油价上涨与通胀压力回升“反应”最积极的当属美联储。究其原因,美国工人薪酬增速与油价涨幅,一直是美联储决定是否加快升息步伐的两大关键参考因素——此前美国经济数据显示失业率持续走低正带动美国工人薪酬增速加快,如今油价持续上涨,令美联储再无理由采取偏鸽派加息政策,而必须加快升息步伐应对潜在的通胀回升压力。

  “这是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攀升触及2011年以来最高值3.122%的主要原因之一,这背后是多数对冲基金押注美联储会比市场预期更快地采取加息措施,甚至年内加息4次。”他向记者分析说。相比而言,日本与欧洲央行的态度却开始暧昧起来,近期欧日央行高官都刻意“回避”高油价对货币政策收紧的具体影响。

  究其原因,这主要是欧洲日本突然“后院起火”,导致欧洲日本央行更倾向延续相对宽松货币政策,不再恪守用加息遏制通胀压力回升的传统做法

  德意志银行金融市场策略分析师Aleksandar Kocic坦言,欧日央行与美联储面对通胀压力回升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令美元重获短期利差优势,从而激发美元指数持续上涨一度突破94,反而给不少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带来“烦”。比如为了遏制高油价(通胀压力回升)与资本流出压力,阿根廷央行将基准利率从27.25%大幅提高至40%,货币政策收紧力度绝不亚于美联储,却仍然难改阿根廷金融市场持续动荡与经济衰退困局。

  “近期印度、土耳其、巴西、乌克兰等新兴市场国家也遇到类似状况,尽管它们加息幅度可能高于美联储,投机资本却认为此举杯水车薪,只要美联储与欧日央行货币政策分化令美元美债收益率持续上涨,引发大量资本从这些高外债、高通胀国家持续流出,投机资本沽空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股票获利的胜算就会水涨船高。”他指出。